建筑百科 建筑名人 欧洲建筑师 雷姆·库哈斯
雷姆·库哈斯 编辑

雷姆·库哈斯(荷兰语:Rem Koolhaas),1944年出生于荷兰鹿特丹,荷兰建筑师,OMA的首席设计师,哈佛大学设计研究所的建筑与城市规划学教授。早年曾做过记者和电影剧本撰稿人。

1968至1972年间,库哈斯在伦敦的建筑协会学院(英文:AASchoolofArchitecture)学习建筑,之后又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

1975年,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ss)、埃利亚·增西利斯(Elia Zenghelis)、Madelon Vriesendorp 和 Zoe Zenghelis在伦敦创立了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后来OMA的总部迁往鹿特丹。

2000年库哈斯获得第二十二届普利兹克奖。中央电视台的新大楼便是由他所设计。



折叠编辑本段设计生涯

在1972年所得到的奖学金使库哈斯得以在美国停留,当时他正对纽约市感到着迷,他开始分析都会文化在建筑上的冲击,进而出版了追溯曼哈顿都市沿革之著作《疯狂纽约》(Delirious New York)。

在此阶段,库哈斯想将所发展的理论在实际上加以应用,于是他回到了欧洲。1975年于伦敦,与Zenghelis夫妇(Elia and Zoe)和Madelon Vriesendorp共同成立了大都会建筑办公室(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 简称OMA,其宗旨不但在定义理论上建筑与当代文化背景的新型态关系,并实际加以执行。1978年起,OMA陆续接获多件位于荷兰的案子,如位于海牙的议会增建案,使他逐渐将OMA的主要业务集中于鹿特丹,在同时,库哈斯创办了Grosztstadt基金会,此基金会为一独立的部门,其目的在办理有关于OMA之文化相关活动,如展览会、出版刊物等。在1996年出版的《S,M,L,XL》收录了有关于OMA至今的作品。

折叠编辑本段个人成就

库哈斯参与的项目包括法国里尔市总体规划、美国洛杉矶环球影城总部规划等。其设计作品曾获得多种奖项,其中包括全球建筑界的最高奖--普利兹克奖。

雷姆·库哈斯的许多研究,包括建筑作品都令人不解甚至迷惑,但不能不说他是当今最富有浪漫及乌托邦色彩的建筑师,是建筑师中的艺术家。他之所以引起许多青年学生或建筑师莫名的崇拜,无疑与他旗帜鲜明地维护现代主义精神、具有无限创造激情有很大的关系。

他是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的首席设计师、哈佛大学教授。

折叠编辑本段建筑理论

当代性和现实感

看过库哈斯著作的人都会觉得他的书像他的作品一样充满了新奇、眩目的味道;而且,不断的充斥着跳跃与不知所云。如何认识库哈斯的理论呢?这里拟从库哈斯的叙述方式与理论根基两方面入手对其进行理解。

《颠狂的纽约》(Delirious New York, 1978年)是库氏在大都会建筑学领域撰写的奇幻"建筑小说",也是了解库哈斯城市理论的最重要的文献。这部集论文、方案、作品于一体而编织的美学文本,对当代大都市密集性文化现实进行超现实主义的批评。所谓超现实,就是脱离了普遍的理论论述结构。一般的理论模式都为:是什么(问题的本体论)----为什么(问题的研究方法论)----怎么办(问题的现实意义及解决方案)。从库哈斯的有关著作来看,他只注重了第一步骤的渲染和铺陈,偶尔涉及到第二点的研究方法论,而绝少提及第三点。这种似乎从记者生涯中养成的恣意文风形成了库哈斯的研究习惯。

折叠对城市的认识

在对城市的认识的过程中,库哈斯的思考路径不是顺着建筑学的既定理论框架进行思考。而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入手,诸如网络对社会形态的影响、新时代生活方式的变革、建筑不得不进行革命的必要性、对城市发展速度的思考、资本财富在城市进程中作用的再认识、建筑师的收入与建筑作品及建设速度之间的关系----包罗万象、不一而足。(图二)几乎我们一般接触到的新事物,都库哈斯被纳入了对建筑学的反思之中。这种反思构成了库哈斯理论的基础,所指者何并不唯一,分析视角时常变化,难免有极大的眩目感和跳跃性。

折叠建筑属于城市

从微观上讲,他要求建筑应对每种社会新问题做出回应,以保持一种先进性。从宏观来讲,他的结论就是建筑学的"末世论",他在普利茨奖授奖仪式上发表讲话中说道:"我们仍沉浸在沙浆的死海中。如果我们不能将我们自身从"永恒"中解放出来,转而思考更急迫,更当下的新问题,建筑学不会持续到2050年。"这种末世论不是灭亡论,而是指传统建筑学理论的解体与消亡。

比如,库哈斯的普通城市(Generic City)的思想。他认为今天城市变化的真正力量在于资本流动,而非职业设计。城市是晚期资本主义文明产生的无尽重复的结构模块,设计只能以此现实为前提思考并成形。在这个意义上, 库哈斯颠覆了传统"场所"的概念。

折叠编辑本段现代化

折叠问未来要空间

库哈斯对网络生活的理解:"……在数十年,也许近百年来,我们建筑学遭遇了到了极其强大的竞争……我们在真实世界难以想象的社区正在虚拟空间中蓬勃发展。我们试图在大地上维持的区域和界限正在以无从察觉的方式合并、转型、进入一个更直接、更迷人和更灵活的领域--电子领域。"

从现今的建筑学潮流上看,在建筑界普遍对现代建筑进行了反思,全球的思想界普遍对现代性问题进行了反思以后,渐渐的温和化了。库哈斯是身处在这个潮流之外,他的方法是让现代化更加现代化。面对资本聚集成的摩天楼,文脉是多么的无力;面对新事物的时髦和方便,人性本身也在不断变化。正如高尔基的一句名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库哈斯没有回头寻找古典的寄托,没有从人性中寻找建筑的最终归宿;他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对时代前端的筹划之中----至少他是这样认为。他的建筑在形式上依然没有违背现代建筑的造型原则,但在功能上却策划着一场又一场的颠覆----这正是库氏自我对建筑新潮形式的解释。

折叠建筑创作理论

库哈斯不爱谈创作理论,尤其不爱谈形式。在他看来,它的形式完全源于他的逻辑--尽管别人不这样看。

总结他的创作理论对我们理解他是有益的,可以让我们明白形式的生成。经过我们总结,可以说有以下几点:

1 对建筑概念的反思。据库哈斯的解释,其建筑创作都遵循着从新的抽象概念到形式创作的方式。这或许是库哈斯城市研究的衍生品。

a 人的活动方式--------来自社会的影响;

b 建筑创作方式的变革。

相关内容将在本文三部分论述。

2 新奇的荷兰式的形式。这一点给予他的惊人的创造力有关,又与他受过的造型训练、感受的文化传统有关。毋庸多论。

3 建筑手法上,库哈斯早期受荷兰风格派的影响雷姆·库哈斯作品雷姆·库哈斯作品,对穿插的墙面很感兴趣。而后又受超现实主义的影响,爱用体块的组合,并积极利用建筑的必然元素(常为楼梯),创造出有时髦的感染力的空间(图六)。在室内喜用超现实主义的画作对墙面进行装饰(图五)。在大体块的处理上,常用玻璃幕墙(图四),并且在竖直方向上,墙面常为倾斜一定角度或折线状的(图四)。

4 反文脉----可以看见 ,库哈斯完全沉浸在现代化的海洋中,根本没有对昨日的丝毫流恋。他的理论是前进、再前进,对新事物始终保持着不熄的热情、不衰的兴趣;他想始终走在时代的最前端。这也是正是他建筑创作的基础之一。

折叠空间的矛盾性

库的理论之所以令人费解,有人称之为理论与建筑设计时间的"巨大断层",还由于库哈斯的理论存在着固有的矛盾。包括:

a理论的侧重点与普遍性之间的矛盾-----缺乏普遍性的矛盾;

b理论与建筑作品之间缺乏逻辑可重复性的矛盾----缺乏必然性的矛盾。

这些矛盾是建筑学在整体统一和个人创作之间,创作思维向前的跳跃进程中的必然矛盾,谁也无法消解和避免。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任何理论家都不可能盖世英雄般的用自己的理论去统一建筑界。同时,任何一种理论也无法替代建筑师实践中的创造火花与直觉,像数学一样充满着可重复的严谨逻辑推理。在集理论家与建筑师于一身的库哈斯身上,这些表现得尤为明显。可以说,正是在库哈斯身上又一次将他们清晰的暴露了出来。

折叠建筑作品

  • 康索现代艺术中心(1988年)
  • 荷兰舞蹈剧院(1988年)
  • 波尔多住宅(1994年)
  • 荷兰驻德国大使馆(1997年)
  • 现代艺术博物馆扩建(1997年)
  • 西雅图中央图书馆(1999年)
  • 中央电视台新址大楼(2002年)
  • Prada专卖店室内设计(纽约2003年,洛杉矶2004年)
  • 葡萄牙波多音乐厅(2005年)
  • 台北艺术中心(2008年)

折叠书籍作品

此外他的著作《错乱的纽约》,被认为是研究纽约文化和建筑的经典著作;其城市论著《小、中、大、特大》(《SMLXL》)被建筑系学生称为建筑圣经。

折叠编辑本段经典作品分析

折叠波尔多住宅

库哈斯在这个设计中面对的是一个劫后余生、依靠轮椅的业主波尔多住宅波尔多住宅和一座可以俯瞰全城的基地小山。他设计了三个相互叠加的房子最底下一层为穴状,用于家庭中最为私密的生活。最上层的房子被分为一个夫妇用的房子和一个子女用的房子。最重要的房子被夹在两层之间,是一个玻璃的架空层,被用作起居室。一个长3.5米、宽3米的电梯在3层房子之间穿梭;电梯的移动或悬空,空间发生着变化。紧邻电梯,有一片贯穿建筑的整墙----成为男主人的真正个人天地。

这座建筑充分运用了升降机的特点。升降机的地板被用作是可以变化的楼板。随着升降机的上下,升降机的楼板在地下层----架空的一层----相对封闭的二层之间游动,形成了魔幻神奇的效果。虽然乍一看室内仍然是现代建筑简洁的装饰手法,但底层的混凝土弧形通道、一层透空和二层封闭之间的对比、二层小而多的圆形窗洞、墙上的超现实主义绘画和古典风格的座椅----种种手法,都加强了这种魔幻效果。

这座建筑反映了超现实主义对库哈斯的影响,也反映了库哈斯在探索用建筑反映下意识的尝试。

折叠西雅图图书馆

西雅图图书馆的形式一度曾十分流行。该作品的创作来源于库哈斯对图书馆及其一系列相关概念的反思。

西雅图博物馆西雅图博物馆库哈斯认为,建造这样一座图书馆有着特定的时空条件:

(1)网络使得传统的以收藏图书为主的图书馆模式发生了变化,交流无限制,那么图书馆的所有空间也应有交流的特质;

(2)灵活布置的要求使得图书馆必须打破传统的单一大空间;

(3)图书馆肩负的社会责任使得建筑上反映为多功能、多内涵的社会中心;

(4)兼顾到各种信息获取方式的平等,那么就要化解书本的影响;

(5)基地的有限性决定了图书馆的各层次竖直布置。

最终,库哈斯确定了"5个平台模式",各自服务于自己专门的组群。这五个平台分别是:办公、书籍及相关资料、交互交流区、商业区、公园地带。这五个平台从上倒下一次排布,最终形成一个综合体。平台之间的空间就像交易区,"不同的平台交互界面被组织起来,这些空间或用于工作,或用于交流,或用于阅读",有一种特别的空间交融的感觉。建筑形体随着平台面积和位置的变化形成新奇的多角结构,有新现代主义的某些特征。室内交互交流区中有一个赖特古根海姆博物馆一样的大楼梯,这种楼梯形成的破碎空间也是库哈斯常用的手法之一。

折叠中央电视台

CCTV大楼CCTV大楼中央电视台新楼方案竞赛,以库哈斯的新颖方案脱颖而出而告终。方案的独特形式使人惊呼:"不懂建筑了!"这的确是一幢可以改变人思想的建筑-----它突破了我们对建筑的理解。或许有人说,在多震区建造这样的一个形体,是多么的不经济啊----但央视50亿的预算已放在那儿了。也许有人说,这种形式每个学过构成的人都做得出来啊----但历史似乎总是证明,机遇总垂青于有见地的先行者。这里,不拟对该建筑作深入的评论,只以此为例,分析库哈斯的创作个案。与以往从功能上进行反思不同,库哈斯在央视方案中从形式逻辑的角度入手进行分析。库哈斯认为,在摩天楼的创作中,"大多数只是按照预先的方式进行布置,在其中进行的只是惯常的活动。"他洞察到,摩天楼创作中"裙楼----中部韵律布置----顶部"这种模式已成为定式,应该有新的创作逻辑与思路。同时,在对摩天楼高度的认识上,他认为不必"参与对终极高度的无谓竞争",而应建造"具有象征意味的建筑群"。

基于对建筑形式和建筑高度两方面的认识,库哈斯创造了一个环状的形式----一个在竖直方向呈6度斜角的方状环形.这种造型既从形式上化解了传统的三段式模式,还设计出一种新的上下贯穿一气的形体。从动画上来看,建筑在竖直方向上确有一种进深感,这种进深感大大区别于以往摩天楼"高耸入云"的形象。旧建筑的搭建形式来看,比之德方斯拱门和原广司的东京大楼,这幢建筑更具水平方向的立体感;比起艾森曼的环形大厦,则更显出纯净感和现代感。这幢楼也延续着库哈斯的某些一贯手法:倾斜的玻璃幕墙、现代建筑的体块感及不大的高宽比例。相应的,它对环形形式与"促进团结、加强协作"之间关系的说明,则明显的缺少建筑上的说服力。同时,它出现在北京这样一个古都中,和以往的建筑形象有着极大的不调和性。多少使我们对北京未来的城市形象多了一层疑惑----我们的北京是否会变得如库哈斯所说的"拼接城市"呢?如果这样,这座建筑也许将会成为拼接层次中最为新奇的一个片断。应该说,这幢建筑不仅是库哈斯的一项建筑实践,更是其城市理论在北京的实验。

广东时代美术馆

为了繁荣社区文化建设,向社区居民提供丰富的当代视觉文化资讯,以及建立终身教育服务的公益性文化机构,广东美术馆与时代地产集团合作,于2003年建成广东时代美术馆。该馆作为广州首个社区美术馆,建馆至今举办了一系列具有当代性的艺术文化活动。

出于文化发展战略的考虑,新的馆舍邀请国际著名建筑设计师雷姆·库哈斯主持设计。他以富于挑战性的独特思路,为时代美术馆带来突破性的空间理念。新馆在2008年9月投入使用,并正式启用广东时代美术馆的称谓。在原有运营基础上,该馆以建成中国乃至世界最高水准的当代美术馆为目标,积极参与并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开展与国际间的文化艺术交流。通过展览、学术研究、收藏美术作品、开展公众教育等多种形式,不遗余力地推进国内与国外艺术家、艺术机构、艺术活动的良性互动,以期在全球化语境中谋求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最大可能性。广东时代美术馆将以其现代性视野、国际化平台、规范化运营成为中国社区美术馆中一颗别样璀璨的明星,在中国当代美术群星灿烂的天空中引人注目。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