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名人 中国建筑师 徐甜甜
徐甜甜 编辑

徐甜甜,建筑师,福建人。16岁保送清华建筑系,读完本科后顺风顺水地进入美国哈佛的设计研究学院,获得建筑城市设计硕士。毕业后进入波士顿Leers Weinzapfel Associates事务所,从事过最高联邦院等公共项目。

人物履历

1992—1997年,中国清华大学建筑设计专业,学士学位。

1997—2000年,美国哈佛大学城市设计专业,硕士学位;

2000—2004年,实践于美国,荷兰等国际性建筑事务所,包括鹿特丹OMA /RemKoolhaas和波士顿LWA Achitects;

2004年至今,在北京主持DnA_Design and Architecture建筑设计事务所。

个人荣誉

2009年,DnA工作室入选由纽约Architectural Record评选的设计先锋

2009年,被英国ICON杂志评选为世界20位最具影响力的年轻建筑师

2009年,DnA工作室入选由美国城市设计委员会评选的2008建筑事务所

2008年,纽约建筑联盟青年建筑师奖

2008年,WA中国建筑奖

2008年,英国<建筑评论>国际青年建筑师奖

2006年,WA中国建筑奖

设计理念

一个建筑没有自己的性格,是对建筑表达力的粗野抹杀

对于建筑,“其实我很反对建筑师本人的风格强加于建筑,每个建筑有自己独立的气质,能够反应建筑本身的内在性。功能和地段是建筑塑性最关键的两个元素。有的建筑让人看不清楚它的功能,到底是商场?还是电影院?还是图书馆?你可以说都是,也可以说都不是,我觉得这是失败的建筑。怎么样表达它内在的独特气质,我认为不是靠外部表皮的装修能做到的,空间和形态更有表达力。

“从尊重建筑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在意建筑本身的内在性,还有环境的气场给建筑的影响。每个建筑有它的独特性,我不喜欢看见某个建筑就如同看到一个建筑师的名字。一个建筑没有自己的性格,是对建筑的表达力的粗野抹杀,把它放在哪个城市、哪个地方都没有区别。”

其实建筑师要做的最核心的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些办法有隔靴搔痒的,有一针见血的。很多时候大家以为设计就是表皮装修,雕琢、堆砌细节,实际上,设计是把表面似是而非的东西删简,深入核心问题。”

建筑归根到底是要回归到人,其实所有的设计最终都要归结到人,颠覆自己对建筑已经习以为常的理解。

主要成就

宋庄美术馆位于宋庄镇小堡村,为宋庄画家村这个特殊的群落提供展示和交流的平台。选址定于宋庄小堡村西北角临近六环的一块闲置工业用地,周围零零落落的还有一些厂房仓库。远处是华北电力网的基地,高压线密密麻麻,延绵无尽。附近的民宅是典型的北方农家院,大片的红砖墙围合的院子,所有房间都朝向院内开窗开门,采光,通风,兼有私密性。从外面看起来,每家院子都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大面红墙围起的盒子,没有过分的设计感。

美术馆由小堡村村委会投资,建筑面积约5000平方米,造价约3000元/平米。建筑和室内的施工都是村里的施工队完成,建设材料也主要由村里的厂家生产。2005年春天开始设计,夏天动工,2006年夏完工。2006年10月6号宋庄第二届文化节开幕当天举办美术馆的开馆展。至此宋庄美术馆正式启动。

鄂尔多斯美术馆有两条功能主线:公共展览线路和内部资料线路。展览的交通以线性展开,水平低矮的入口顺沿沙丘坡地的自然地形扭转,在高处则挑起远望考考什那水库,继而反转,以自身建筑作为结构承载,蜿蜒回落到地面展厅。这既是公共展览流线的结束高潮,或又向下延续开始内部资料流线,作为出口与入口相互对望,整个公共交通呈现一个“8”字型的连续线路。
  建筑形体在沙丘上蜿蜒延展,与地形相互作用形成半围合的院落或广场。这个流线空间一路上跌荡起伏,根据高度和周边地势形成大小高宽尺度不同的横截面。
  沿路结合景观、空间和地势,或以尽端点式玻璃幕远眺水库,或以侧墙连续玻璃引入院落风景,或以顶部开窗围合展览内容。光线也因此多样化,光影和空间交织出特有的节奏。在这个节奏里,建筑空间内的艺术情景和外部自然风景交替呈现,参观者的心理空间在艺术情境、建筑尺度和自然风光之间弹性转换。

人物评价

媒体评价

对于徐甜甜(音译)来说,北京就像是一个偌大的建筑天地。她是一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建筑师,又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她的建筑行业生涯始于美国波士顿,她从一位女建筑师那里学会“怎样承受压力”。后来,她又转去荷兰鹿特丹。现在,她回到北京,经营起自己的公司。 创业之初固然艰辛,但奋斗的经历也

让她明白,万事皆有可能。“有时候真的很困难,”徐甜甜说,“在美国,建筑项目大多经过精心策划。但在中国,很多项目前期准备不够充分,经常风风光光的开始,却半途而废。” 她目前有4个项目:两座戏院、一座零售商场、一座娱乐中心。此外,还正在策划内蒙古的一个项目。她说,建筑业在中国正逢红红火火之时,不过在建筑行业的蓬勃发展中,也存在许多潜在危机。 “人们还不清楚,好的设计需要时间投入,”徐甜甜平静地说,“有时候,人们竟要求3天内完成一个设计。这便是为什么好的设计在北京城内并不多见。” 徐甜甜觉得,自己成功的秘诀在于不断学习。 在建筑这个男性据主导地位的行业里,徐甜甜处事游刃有余。曾经有一次,她叫一名男建筑师完成一个“不落俗套的”设计,但那名建筑师对她的话不以为然。于是,徐甜甜坚持向他施压。她说:“我必须不断督促他,最终,我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她说,大多数时间里,她都不把自己当作是这个行业中的女人。“有时候,有人会对我说,‘你做的项目不像出自一个女人之手’。”徐甜甜说到这里,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下,接着说,“他们觉得那是在称赞我,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来源/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作者/阿米莉娅·纽科姆,节选自《四位改变京城的女性》)

社会评价

初看徐甜甜的作品,无论是鄂尔多斯美术馆、杭州西溪会议中心,还是宋庄艺术公社,都有很“形式感”的直观印象,也许是因为建筑师本人认为“建筑本身亦可视作一种艺术品或展品来解读”的缘故吧。
  但当你仔细审视这些作品后,发现建筑师在设计之初并没有预设的形式立场。形式往往是项目的功能要求、场地条件、景观要素等共同作用的结果。譬如鄂尔多斯美术馆,没有符号、没有象征意味,建筑师只是做了一条路,迂回曲折,却行云流水,充分契合了整个地形环境的气质;宋庄艺术公社如儿童积木拼图般的形态,同样是作者从功能出发,分析功能的特殊性和表达力,探明功能对空间有哪些影响,挖掘空间本身的张力和性格,对功能进行全新解读而得到的创意。

  严格意义上,徐甜甜已经不是一位新人建筑师,近年,个人及其作品在国外屡获奖项,国内媒体也多有报道。在光环之下,“不会同时做很多项目,没有太大包袱,自由一些”,以轻松的姿态面对一切,可能做设计时才会游刃有余。

徐甜甜是积极参与当代艺术展览,并运用装置语言表达空间思考的不多的建筑师之一。时下众多建筑师的设计或追逐时尚绚丽,或沉迷当地材料堆砌,或执迷艰涩语言搭构,作为女性设计师,徐甜甜的设计勇于直面现实,积极对应问题,设计语言和策略的力量与胆量,令人印象深刻。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